美刺探我国有色金属情报 欲延缓我军工发展速度

2015-11-04 11:38:31 来源:佛山人才网

据一名自称在附近工作的老环卫工人介绍,大约七八年前,这里便成了吸毒人员的落脚点,他们人数不固定,但都会在这里吸毒,大白天也毫不遮掩。这名环卫工人说,他以前负责打扫公园卫生,一天下来可以清理出几十支针筒。

3月29日晚上10时左右,记者来到春风立交桥下时,有一些男女在聊天,这些人都称是立交桥施工的工人及家属,他们说自己白天工作后,晚上一般都会在桥底下聊天到晚上11时左右再回住处。

进入桥底下的“包围圈”时,发现里面不见一个人影,只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记者等了近一个小时,也未见到一人回到“包围圈”。

据“包围圈”外面的工人介绍,这些人晚上7时左右就陆续出动,不知道他们到外面做了些什么,只知道他们回来时,都会分别在配电房旁边的棉被上和绿化带中,拿着带针头的针管扎自己的腿部和手臂。

3月30日上午约10时,记者来到紧挨“包围圈”的一个两层高的工棚。透过工棚的窗户,正好可以观察工地内的吸毒人员。工棚内的工人显然已经对窗外的住客很熟悉,记者一说明来意,他们便心领神会,一口答应让记者进去。

此时有7名男女睡在公园的过道上。不久,他们陆续醒来,记者注意到有两名男子是残疾人,一个要靠拐杖辅助走路,另一个瘸腿而且没了一只手臂。随后,几个人起床后离开。记者跟随拄拐杖男子到附近的一条小巷,那里有一群回收废旧电器的人在闲聊,该男子一到就与他们有说有笑,并在一小店买了瓶白酒,与他们对喝起来。

与此同时,工地内一名女子醒来,坐在地上吃了一个苹果,不久便拿出一支针筒,跪在地上,脱下裤子,一针扎在大腿内侧。

4月3日下午2时30分,记者再次推开“包围圈”的门。与上周不同,进门处多了一大堆泥沙,公园内的大片树林也不见,工人们称有更大的工程很快就要开始。

这里的“住客”显然不在乎工人在他们的地盘上大动干戈。配电房旁边有十几人,有的说笑,有的半躺着,瞟着周围的行人。

记者走进草丛,想从远处观察,却发现离记者几米远的草地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他把皮鞋脱下,裤子也脱到脚跟,裸露出双腿。他的双腿明显比常人细小,上面布满了针孔伤口溃烂导致的黑斑。该男子正从各个方向观察自己大腿的每一寸皮肤,他身边放着一支装有溶液的针筒和一张纸巾。对他来说,要找到适宜扎针的部位已经不容易了,然而他很耐心很细致。

大约几分钟后,他发现几米外记者正注视着他。他瞟了记者一眼,然后又埋头寻找,仿佛正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20多分钟后,他拿起针筒,扎进了大腿内侧。

工地一工人说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些吸毒者在注射毒品,他们从不介意有好奇的人看热闹。

4月3日下午3时左右,睡在工地“包围圈”内配电房旁边的一名红衣女子起来,她拿起一个绿色的皮包背上,和周围的几名男子聊几句后,独自一人走出“包围圈”。

红衣女子加快步伐,走到附近的罗湖新村社区门口时,两名女子正在等她。三人一阵说笑后,一名中年妇女从裤兜中掏出一包东西,交给了红衣女子后再聊几句,红衣女子又加快步伐走回工地,把东西交给一名男子。

该男子接到东西后,从被子里拿出一个针管,将红衣女子给的东西放入针管,对着自己右手背扎下去。大约20分钟后,红衣女子将上衣脱下系在腰间,然后将背包放在棉被上,带着刚扎过针的男子和另一名男子,再次走出“包围圈”向火车站方向走去。记者跟踪一会后,3人在一个路口拐进了罗湖新村社区内,很快不见了踪影。

央视《生活》4月3日播出节目《女士漂唇之后满嘴起脓包》,以下为节目内容。

2005年10月的一天,黎女士看到了一则广告,广告的内容顿时让她眼前一亮:“马桂玉专业纹刺”、“权威纹绣新时尚”、“瞬间亮彩漂唇”,“由17年经验的店长亲自主理”……

广告让黎女士动了心。她正在寻找一种方法,免除每日画口红的麻烦,现在,这些广告上的话正说在了她的士的心坎上。看到广告的当天下午,黎女士就来到了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

黎女士:她说我们这儿老板一年做一万多个,都没出过什么事,你就放心做吧,我保证给你做得漂漂亮亮的。让你进来一个人,出去变成另外一个人。

都做了一万个了!而且还保证漂亮!再加上这家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又是一家拥有很多家分店的连锁机构,黎女士放了心。在美容院工作人员的动员下,黎女士决定给眉毛、眼线和嘴唇都修饰一翻。

黎女士:当时她没穿那个衣服,戴的手套黑乎乎,背的包脏兮兮的。我当时都不想做了,但一千元钱交了,我不做,又害怕她们不给我退钱。

眼前的一切虽然让黎女士有些担忧,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拥有一张漂亮的嘴唇,以后再也不会为每日画口红费时费力了,黎女士那颗不安的心又平静了下来。二个小时后,眉毛、眼线和嘴唇的美容都结束了。

黎女士回家后,严格执行美容院工作人员的要求。然而,让黎女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美容,让她经历了终生难忘的噩梦。

黎女士:当时做了之后,我的嘴不是打麻药了嘛,两天都没有感觉。到了第15天,就全是那大脓包了。

看到眼前的这张嘴,黎女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满嘴的绿脓包使自己看起来就像个怪物。这真是应验了美容院的那句话,让你进来一个人,出去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次漂唇美容为什么让自己的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黎女士不敢怠慢,她来到了北京市海淀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接触性皮炎,而且大夫告诉黎女士,嘴唇出现绿色浓胞很可能是美容院卫生条件不合格造成的。

黎女士:第一次到美容院,(她们)弄了点淡盐水,把烂皮全给我弄干净之后,就说再起一层痂,半个月、一个月的就好了。然后给了我美容膏,让我再抹点。又给我清胃的牛黄、阿莫西林片,一大堆消炎药。

“一个月肯定好了“,听着美容院工作人院肯定的回答,对漂唇几乎一点儿也不了解的黎女士相信了美容店的承诺,她拿着美容院开的消炎药回到了家。

可是一个半月又过去了,她的嘴唇不仅没有消肿,反倒变得更加严重,整个嘴就像抹了辣椒和芥末似的,向外凸。

黎女士开始真地感到害怕了。这次她没有再找美容院而是直接去了北京中关村医院,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脓孢疮。

北京中关村医院激光整形美容中心主任苏明山:她这个疾病不能及时得到控制的话,局部可能感染加重,破坏了表皮以后,可以造成溃疡,严重的话,溃疡治疗愈合以后容易造成斑痕。第一,从面部角度来看,就是毁容了。第二,会丧失一部分功能。

毁容!丧失一部分功能!医生的话让黎女士非常后怕,为了让自己的嘴唇能尽快的消肿,黎女士也只能强忍着疼痛坚持治疗。

黎女士:我说你先给我3000元钱,我先看。她说给你2500元钱吧,就跟我们没啥关系了,她就写了一个字据,说是因美容事故引起的,让我签个字,然后给了我2500元钱,就不管我了。

急需用钱治疗的黎女士,也没想那么多,拿着美容院给的2500元现金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里黎女士不断地奔波于北京的各大医院之间。

可是每天的奔波并没能阻止黎女士嘴唇起浓枷。她的嘴唇依然是掉皮、起脓、再掉皮、再起脓。

钱花了,药吃了,四个多月过去了,黎女士嘴唇上的开裂流脓一直没有好转。因为嘴唇肿胀,吃饭只能小口小口的吃,喝水也只能靠吸管维持,就连刷牙也成了一种奢望。更让她难受的是她还要忍受许多异样的目光。

黎女士:我现在就不出门。嘴唇这样,寒碜,特难受,这样出去,人家看你跟毁容了似的。

漂唇失败之后黎女士再也不能去上班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没有了,当初美容院赔偿的2500元钱早已用完,无奈之下黎女士只能第三次找到美容院。

美容院工作人员:咱们说句实话,我们已经一次性解决了,你这样就属于违约了,我们也想要你好,谁又不是说没有良心了,你说我不管你了。

美容院工作人员:我们写的是,如果再出现什么情况与本院无关,我们说的是后果自负。

美容院表示,赔过了2500元钱算了结了。但看到黎女士嘴唇现在这个样子,美容院的工作人员拿出了一小瓶药,让黎女士回家继续使用。

美容院负责人:你用吧,保证没事,很严重的烫伤、烧伤,比她严重的都好了。

真是消炎药吗?自己已经吃了三个月的消炎药了,嘴唇都没好转,哪还敢吃这出自美容院的不知名的药呢?黎女士认为,正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听信了美容院的保证和承诺,才使嘴唇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黎女士:我现在吃了这么多消炎药,身体伤害到什么程度,现在我不知道。我老感觉特别累,特别累。

走出美容院的黎女士没有看到美丽的红唇,反倒被满嘴的绿浓胞折磨得痛苦不堪。想到当初看到的广告,懊恼的黎女士是大呼上当。看到这里,您可能有点纳闷,这家美容院不仅给黎女士做了医疗美容,而且还给她开出了消炎药,这医疗啊、开药啊,不都是医院才有资格干的事吗?怎么这美容院也拓展了这些业务呢?

生活美容包括皮肤护理、化妆修饰、美体塑身等服务项目,是与消费者接触非常频繁的常规行为,其特点就是无创伤性和无侵入性。

而纹唇、隆鼻术、祛除眼袋术、面部除皱术、隆胸术、以及穿耳眼、拔火罐等等都属于医疗美容的范围,必须在医疗机构进行,是一种医疗行为。医疗美容具有创伤性和侵入性的特点,做医疗美容的人员必须是具有资格的执业医师。

黎女士接受的眉毛、眼线和嘴唇的美容术,都属于医疗美容项目。那给黎女士做美容的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呢?北京市海淀区卫生监督所的执法人员对美容院进行了检查。

检查中,执法人员发现,这家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的部分工作人员没有健康证明,美容院连最基本的生活美容所具备的消毒间都没有。

美容院工作人员:马桂玉全国大大小小几十家分店,做了N个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从美容院的收费帐本中,执法人员发现了他们进行医疗美容的证据:漂唇450元,拉皮1000元,丰胸1800元,而且,美容院内的宣传广告中也大肆印刷着各类医疗美容项目的价格。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美容院的负责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这里的确开展过医疗美容项目。

执法人员:这个单位根本没有开展医疗美容的资质,也就是说,根本不允许它开展纹眉、纹唇这些医疗美容活动,这个单位没有合格的消毒间,说明他们现在连做基本的生活美容的要求都达不到。

针对马桂玉美容美体中心卫生许可证过期以及部分人员没有健康证的情况,北京海淀区卫生监督所做出了罚款一千元的处罚决定。

执法人员:它这个地方从事了纹眉以及其它一些医疗美容,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属于非法行医,我们现在正在对它进行立案处罚,将进行罚款,没收药品、器械,以及非法所得。

卫生许可证过期,工作人员没有健康证,也没有消毒间,这家连做生活美容的资格都不具备的美容院,居然大刀阔斧地进行着医疗美容。这么看来,黎女士遭遇不幸似乎也不奇怪了。五个多月过去了,黎女士一直没有放弃治疗,她做梦都希望自己的嘴唇能恢复往日的模样,这个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让黎女士痛苦不堪,她无时无刻不想回到美容前的模样,对于自己当初莽撞的决定,她后悔不已。

黎女士:别提了,一提心里就难过。自己怎么能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罪受,特后悔,如果时间能倒流多好。

她的嘴唇还能恢复吗?2006年3月24日,《生活》记者和黎女士一起,来到了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教授腾利:我们觉得可能是感染造成的,也可能是注射的东西和组织反应造成的,我们现在不知道她注射了什么东西,所以无法对症治疗,找不出明确的特别有效的方法。通过跟她的沟通交流,我觉得这件事对她的心理造成的伤害更大。

这位多年从事整形外科的腾教授告诉我们,由于黎女士的嘴唇已经从急性变成了慢性,所以还需要多长时间治愈他不能确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