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黑车司机自曝内幕:一个春运至少进账10万

2017-07-20 07:52:37 来源:佛山人才网

盈盈还将同班同学平平拉了进来。那是两人一起上课时,她告诉平平网上正在招公关。

平平说:“我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和客人开房间发生关系,一次可以拿五六百元。她说认识一个男的是介绍客人的,并给了我他(钱航)的电话号码。”一开始平平有些犹豫,过了几天,她终于没抵住诱惑,照着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在卖淫女大学生中,某传媒学院播音系的玲玲属于屡犯型。在钱航的黄色网站上,有玲玲的照片,放在第一张,非常受欢迎。

“办这个案子,有三个没想到,一是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这样公开、毫不掩饰地介绍卖淫;二是卖淫女真的都是在校大学生,而且还这么多;三是审讯时她们可以这么坦然。我现在相信钱航网站上几十条大学生的信息,全部都是真的。现在查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俞警官坦言。

一个学生的父母看了女儿向警官交待卖淫的事实,头都快低到桌子下边了。

武林派出所所长阮水林回忆,有一个女大学生被抓住后,说第二天要考试。警方考虑了一下,想想学习为重,还是先让她回去考试,也没有跟学校提起此事。

被抓后,平平和盈盈已很少联系。盈盈说,她和平平曾是班里最好的朋友,平平家境比她差,当时拉平平进来,纯粹是出于帮忙的想法,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至今,通过侦查QQ记录和手机信息,警方已确定,经钱航介绍的卖淫嫖娼行为达34起,查实14起。目前,对10名卖淫嫖娼人员行政处罚,劳教1人。2006年2月16日,武林派出所已对涉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移交下城区检察院起诉。

“这些女孩子很可惜、很可悲的。”下城区检察院检察官王怡力看完案卷后,深深感慨。

一对父母知道了女儿卖淫的事,怎么也难以相信。他们对女儿说,要是你找男朋友,我们也认同,你可以带到家里来;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零用钱也好,买衣服化妆品也好,我们都给你。但是你不能去做这种事情啊!

还有一对父母,怎么也不能理解不满18岁的女儿会卖淫,看了女儿向警官交待卖淫的事实,头都快低到桌子下边了。

“她们赚来的钱,最多的是去酒吧,买化妆品,没有一个人说用于学习、交学费。”

“我没觉得自己开放。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一时冲动吧……”事隔近4个月,一提起那次事情,盈盈还是不愿回忆。

盈盈家境很好,父母每月给她1500元零花钱。盈盈说,她根本不缺钱。平平家经济上稍微困难,可是平平每月的零花钱也有七八百元。记者了解到,其他几名大学生,虽然家境比不上盈盈,但父母都有稳定收入,也都是按月给孩子零花钱。

“他们并不缺学习生活钱啊!可还是要去做这种事情。她们赚来的钱,最多的是去酒吧,买化妆品,没有一个人用于学习、交学费。”俞小郎对记者说。

武林派出所所长阮水林的讲述更让人触目惊心:“一个学院的大学生,她说一到周末,都是很高档的私家车接她们回去,假如这个女的没有私家车来接她,她就会被别人取笑。”

采访中,盈盈含糊地向记者提到周边一些学校的女大学生被包的情况。这一现状,在另一个介绍卖淫的女大学生潇潇的叙述中,变得更加清晰。

潇潇,某女子专修学校大三学生,从大二起开始兼职,为“锐意文化”模特公司做模特经纪人,并因此认识了钱航。她对这个圈子的描述是:“里面乱七八糟的,傍大款、吃快餐(卖淫)很普遍。”她透露,圈里的模特基本上都是在校大学生。多数思想开放,尤以内衣模特为甚。

一个女同学曾经给她介绍了一个叫咪哥的老板。潇潇和他交朋友未果,干脆帮他介绍起别的“女朋友”来。潇潇通过钱航,先后给咪哥介绍过3次,其中一次就是玲玲。这三笔生意,她挣了1000元介绍费。

“她们都是自愿的,原来就做过的,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怂恿她们。”潇潇直言,大学里的女孩子都想赚点钱,互相帮忙找老板是正常现象。现在的女大学生们都想趁着毕业前多认识些人,尤其是大老板,这样能够尽早积攒一些社会资源。

“这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大老板们认为,大学生相对比较安全,而且有很多抱着发展情人的想法,找大学生也带得出去。正因为有这些需求,才会有市场。”阮所长对此深感痛心。

目前调查组尚未下来,但俞警官透露:卖淫的几名女大学生,如今几乎都已经退学了。

盈盈们的被抓,使得杭州部分高校女大学生卖淫的惊人现状一点点浮出水面,更因此牵动了整个公安、教育部门,在当地高校掀起巨大波澜。

阮所长说,一开始考虑到几名女大学生的前途,他们并不想让学校知道此事。然而,当地媒体报道钱航被抓事件后,女大学生卖淫的事件曝光了。

消息爆出后,很快震动高层。公安部亲自督办此案,教育部也要求地方教育部门检查大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并准备派调查组到当地有关学校专门了解情况。

目前调查组尚未下来,但俞警官透露:卖淫的几名女大学生,如今几乎都已经退学了。

2月23日,记者来到盈盈、平平所在的学校,学生处一位老师证实:校党委李副书记找盈盈、平平分别谈了话,其后不久,这两个学生就退学了。

“他说如果你自动退学,这件事就不记入档案。”对此平平很惋惜,她说,自己是很想读完剩下的一年,现在退了学,之前的一年半也是白读了。盈盈则否认自己是被劝退,而是自己不想再上学了。

玲玲所在的传媒学院播音系办公室也向记者证实,本学期玲玲就没有来报到。

这些女大学生,正在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沉痛代价,而要彻底摆脱这件事带来的心理阴影,需要更长的时间。

“20多岁的大学生,还在读书,你开除她,工作怎么找?她以后怎么办?可能毁掉她一生的。”阮所长为几名女大学生的未来感到忧虑。

“现在每天都不知道干什么!”这是平平目前的状态。她说打算上班,但是高中文凭很难找到工作。实在不行可以再去上个艺校,可又要花钱,而且很害怕周围人知道这件事。她现在想起来就后悔,想不到那件事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盈盈说自己现在也在家呆着,不怎么考虑将来的事,父母会给她安排。唯一的压力是这件事报道后的影响。

相比盈盈和平平,潇潇稍显幸运。因为学校尚不知情,她至今还在读三年级,目前正在联系实习单位。然而,她同样生活在压力之下,一方面要瞒着父母,另一方面,也担心自己介绍卖淫的事情被别人知道。最让她担心的,还是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处罚。

潇潇的幸运很短暂。记者了解到,她介绍卖淫三次,相关材料已送交检察院,她将面临刑事处罚。

现实是残酷的,这些女大学生,正在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付出沉痛代价,而要彻底摆脱这件事带来的心理阴影,需要更长的时间。

如今,几个女孩子曾用来联系卖淫的手机,都已停机。事隔3个多月,卖淫事件虽已渐渐平息,但影响仍持续存在。牵涉的几所高校至今气氛紧张,还在整肃学风,静待调查组的到来。

中国润滑油广告大战的始作俑者——统一润滑油(以下简称统一),目前正与某世界500强企业洽谈,引入战略投资。双方的谈判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

统一润滑油总经理李嘉向本报证实了统一与外资企业谈判的消息,由于双方签署了保密协定,暂时不便透露谈判具体内容和进程。

从“央视广告黑马”到获得与中石油、中石化并称国内润滑油三大巨头的地位,统一发展迅猛但由于种种条件限制,这家民营企业始终没有解决润滑油原材料的来源问题。如今统一意欲投入实力雄厚的外资战略投资者怀抱,也是早在业内人士的预料之中。

据此推断,统一吸纳的战略投资者,应该是一家大型的国际润滑油原料供应商。如果谈判成功,统一就可以成功突破中石油、中石化对原料的垄断,并可以规避由原料价格波动带来的经营风险。

李嘉3月1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十分谨慎,对于战略投资合作伙伴的具体信息透露得也相当模糊。

统一内部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表示意向的战略投资者有很多家,“确实不清楚现在定的是哪家”。

2003年初,统一“多一点润滑,少一点摩擦”广告出现在中央电视台,这让从没有在央视做广告先例的润滑油行业为之一惊。在央视广告部全国巡回招商说明会上,央视广告部主任郭振玺常邀李嘉同去,面带微笑、语气温和的李嘉十分健谈,接受媒体采访时用诚恳的语气说:“我们是新来的,跟老大哥们(中石化、中石油)差距很大。”

2003年11月8日,央视广告招标会,中石油、中石化第一次出现在现场,为各自旗下的昆仑、长城润滑油呐喊助威,加上统一,当天三家企业投入之和是3.0054亿元。2004年11月,央视广告招标会,三家广告投入飙升至5亿。

统一成名的故事,与央视从中等企业发动攻势,最后促使财大气粗的大企业甘心掏钱的“腰部启动”战略不无关系。但在郭振玺旁边、始终面带微笑的李嘉,不是一个简单到认为仅以广告就能制胜的商人。一掷千金做广告,不过是统一经过充足准备后的“临门一脚”。

2003年开始在央视做广告第一年,统一销售额从6.6亿增加到12.6亿。那时候,统一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初步建成两级经销商网络。李嘉说,做广告的前提是已拥有强大的销售网络,“光有广告轰炸,消费者看不到产品,那就是资源浪费。”

统一赶上了好时机。中国私人汽车保有量超过1300万辆,润滑油已经成为民用消费品,今后3至5年间,车用高端润滑油每年还将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不用发愁卖不出去,而是消费者能否买得到货。”李嘉认为。

上世纪90年代初,在全国4500多家润滑油生产企业一片混乱的时候,统一引进了当时全行业还很少采用的进口壳牌复合添加剂调和技术,借机画出了公司向中高端市场挺进的成长路线。

从2002年的6.6亿到2005年的30亿销售额,统一这匹黑马越长越快,成长的烦恼也随之越发突出。这种烦恼不是资金问题,而是旧经济体制下形成的资源垄断。

润滑油行业和大多数行业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产业的最下游零售终端已经高度市场化,而产业的最上游润滑油的原料基础油,则被中石油、中石化控制。

从2004年3月起,统一高端润滑油原材料全都采用国外进口。此举固然在于李嘉所说的“提高了产品质量,高端润滑油的利润更高”,另一个无奈的原因是,中石油、中石化控制了基础油,掌握了润滑油原料的主动权。

随着统一销售额的飞速增长,对原料基础油的需求也日益增长,而作为竞争对手,中石油、中石化肯定会优先考虑自己旗下的长城、昆仑润滑油的原料供应,这造成统一原料供应的不稳定。

因此,高速成长的统一要想获得稳定长远的后续发展,必须寻找稳定的原料供应链。

统一的策略是另辟蹊径,去国外谋油,但是一位统一员工透露,海外购买“成本整体提高达20%。”据随着其对原料需求的进一步增长,统一显然需要更好的解决方式。

对于统一而言,如果能够吸纳一些上游企业,如大型国际供应商的参股,吸引一些诸如汽车制造商这样的下游企业参股,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既可以从国企的垄断高额利润中分一杯羹,也可以规避原料价格波动带来的经营风险。

2004年开始,已有不少国际知名石油公司找上门来与统一商讨合作。而跨国公司选择统一的原因,在于中国高速成长的润滑油行业。

壳牌、埃克森美孚、英国BP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发展途径已经证明,要想真正本土化,只有国内企业拥有对消费者更深的理解。虽然外资品牌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市场占有率名列前茅,但是中国更广大的润滑油市场在二、三级城市蓬勃发展,而统一在二、三级城市的渗透能力显然高人一等。

据一位统一润滑油经销商介绍,这个行业有一个行规:一个经销商要同时做几个品牌就很难获得厂家的支持。统一抢先一步把当地好的经销商笼络旗下,后来者再做难度就会加大。

统一在营销机制、分配机制、工作效率上更具灵活性的优势让它更易获得国际市场的垂青。不过,据了解,由于销售额15亿元以上的企业合资必须经由商务部批准,统一能否与外资联姻,能否打开石油行业上游垄断的一个突破口,还有待定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