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在G8与五国领导人对话会的讲话全文

2016-05-07 08:47:35 来源:佛山人才网

所以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是“叶公好龙“,虽然向往那样的生活,如果临到我选择,不会和我那个同事有什么差别。

年薪十万并不爽。我对年薪十万都有一种恶心感啦。我在某上市公司做了几年经理,还跑到民营企业干过高层。年薪十万拿过几年,可从来没感觉过舒坦。看来,这个社会还是要做老板!

那么多人都想做老板啊!和同学或者朋友聊天,十个人有九个人想做老板。可是大部分人都还是打着自己的一份工。大概虽然对目前的状况不甚满意,可是也没有让自己到那种放弃现有的稳定,而投身到另外一个未知领域的程度。就是这种不上不下的状况才让人郁闷吧。

你说的非常实在。其实年薪十万的生活也就是这样了,什么投资理财在中国都有很大的风险性,很可能不仅不能增值,反而财越理越少了,风险来临的时候还真是存款最靠的住。

反正我现在的钱也就是存银行,什么股市什么的多亏没占边,虽然我也是学经济的,中国股市的上市公司根本就没有把实现股东价值作为自己的信条的,在商业道德上就首先是不合格的,这样的股票买来做什么?

现在的房子也是个骗局,中国的房产只有70年的使用期限,跟国外的土地产权能到999年的房子根本没有办法比,而目前大城市的房产价格在加拿大都能买很不错的房子了,你说这能不是泡沫吗?

回enjoylifefly,太认同你的理财观了。你说的那些也是我想说的。看过太多的报道,真的无法相信目前的投资环境。我曾经在有名的“东方趋势“做过开发,那个时候起,就对股票敬而远之。

文章篇幅不够,其实有很多其它的问题,我并不是很愿意像我老公那样生活,像我老公那样有那么重的危机感。有的时候觉得如果在有精力而且有兴趣可以享受生活的时候,为什么要过的那么节省和拮据呢?老公有时候在公司吃早餐,三元他就认为挺多的了。

可是他的理论听多了,我现在也觉得有些道理。而且自己也是节省的人,和他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大概“土“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收入多少都是那种生活方式。

看过一个对美国中产阶级的描述,丈夫工作,妻子操家务,养两三个孩子,两辆车,每月薪水一到手,就付各种各样的账单,一年外出旅游几次,通常不远,周末大部分是看电视,夫妻俩人都在发胖。

你定义的收入在美国就是中产积极的标准,中国的标准和国际接轨得这么好吗?

楼主挺有理财意识的。从你对那几个可能的投资渠道分析来看,楼主有自己的见解,能做到不人云亦云。

对你老公创业说几句。应该鼓励他创业,就算失败,我想再找份工作也不会难。而且男人总是想放手一搏才不会后悔的。

有这样一些人,被称作白领金领,拿着令人羡慕的高薪,从不会为物质的匮乏而担心;有这样一些人,做自己的老板,整天穿梭在酒肆宾馆灯红酒绿,大把的钞票象水一样流进流出;有这样一些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却使身体遭受“过劳”的摧残而难享常人的欢乐;或者整天奔波忙碌,牺牲了与家庭欢聚的时间,甚至挤不出时间打理自己的财富……

如果您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如果您也正在被金钱与生活的矛盾困扰着,那么参加我们的征文吧,谈谈您的工作,说说您的生活,介绍一下您怎么安排赚来的钱财,也在别人的叙述中找找自己的共鸣……点击查看征文详情

本次征文比赛欢迎相关理财机构、媒体合作。联系电话:010-62675933;邮箱:sinamoney@vip.sina.com

新华网6月27日电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今天下午举行的国务院新闻办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力争在较短时间内基本完成股权分置改革。

从第一批试点的情况看,总体的效果应该说是好的。第二批试点在公司的覆盖面和多样性上都有了扩展,对这批试点当中出现的复杂情况,我们还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整个试点工作不会拖延得太久,在试点工作的进行中和结束后,我们将及时总结经验,完善规则、加紧做好全面推开的工作。也就是说,不准备再进行第三批试点了。力争集中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基本上完成股权分置改革。

北京消息据《环球时报》报道,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有一个叫“索博尔霍”的小湖,直径只有30米,深度竟超过20米。上个世纪90年代有300匹马和500头牛及25人在这里遇难,都是掉进湖中不见尸体浮起,当地人称索博尔霍湖为“恐怖湖”。无独有偶,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的浑善达克沙地的北部边缘,也有这样一个令人恐怖的湖泊,它名字叫“扎汉宫”。这个湖泊也曾多次发生人畜神秘失踪和死亡事件。近日,查干诺尔老知青、原轻工业部干部、环保志愿者郑柏峪向记者讲述了扎汉宫的神奇之处。

郑柏峪告诉记者,1968年,他被分配到锡林郭勒草原的阿巴嘎旗查干诺尔苏木(乡)插队。他说,扎汉宫的神奇表现为它的深度,扎汉宫在蒙古语里就是边缘直上直下的深湖。

郑柏峪说,有一年冬天他曾在扎汉宫冰上打了一个洞,用15米长的绳子系了块大石头,但他没到底。更奇怪的是,扎汉宫周围全是沙窝子,可多少年来,无论天旱天涝,扎汉宫还是那么深,从来没有被淤死。那么多的沙子都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谜。

扎汉宫又小又不起眼,但和索博尔霍湖一样恐怖,那就是无论掉进去什么东西都不见影,从来不会再浮上来。所以老乡从来不会在扎汉宫周围放牧,后来还把它用围栏圈了起来。

郑柏峪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一个北京女知青在扎汉宫里淹死了,但尸体不见了。当时军管组从北边20多公里外的查干诺尔湖拉来一条船,七八个解放军战士用长竹竿在湖里捞了三天没有捞出来。

第三天的下午3时左右,他看见一望无际的查干诺尔湖上空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好多像梨子一样的云团吊在云底。不久一个大的梨样云团旋转着伸向湖面,“哗哗”地从湖里吸水,一个水龙卷形成了!几分钟之后,水龙卷开始离开查干诺尔湖向南方移动。第二天听人说,这股龙卷风在扎汉宫里一搅和,女知青的尸体就漂出来了,简直太神了!

还有一件事,2000年前后的一个夏季,据说有个老头赶着牛车卖水果,天气很热,人牛都干渴难忍。当牛发现扎汉宫以后,就没命地向那里奔去。当牛的蹄子刚踏到水边的时候,岸边瞬间塌陷,人、牛、车都掉到了泡子里,再也没有浮上来。

扎汉宫形成的原因是什么呢?当地老乡说它下面有地下河。传说这儿掉下去一条牛,在一百多里地外的兰旗的水泡子里面出来了。当地老乡的这个说法和俄罗斯索博尔霍湖形成的原因其实颇为相似。

郑柏峪告诉记者,就扎汉宫的形成原因,他曾采访过当地的地质工作者。专家对他说,对老乡的地下河之说他们无法证实,但是这一定和沙地特殊的地质结构有关。

浑善达克沙地生长着茂密的沙地植被,人称“花园沙漠”,主要是它有丰富的地下水。因为降雨可以很快地渗入地下,而粗沙又割断了毛细现象,无法蒸发,于是水就储存在沙地下部的隔水层上。地下水在有的地方会冒出地面,形成沙泉、沙湖、小溪、沼泽,还会形成河流和内陆湖。在扎汉宫东边几十公里就有一条由一百多个沙泉形成的河流———高格斯太河,它的终点就是查干诺尔湖。

由此可以知道,沙地的地下水是流动的,在流动水力的作用下,底层沙必然也是运动的。正因为此,才形成了许多奇特的地貌和地质现象。印证这个论点的例子在浑善达克沙地是很多的,除了扎汉宫之外还有高格斯太河的中游有大片的红柳林沼泽等地方。

扎汉宫人畜掉进去为何浮不上来?该湖是否有可能存在底下河?记者曾向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的韩同林研究员以及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的孔繁翔教授请教。

韩同林研究员认为,人畜失去踪影,就可能性而言,不外乎三种。第一湖底是泥潭和沼泽,像红军当年路过的草地一样,人一旦踏入就会慢慢地陷进去,出不来;其次,有可能是湖底有水旋涡;再就是如当地老乡所言有地下河,如果是地下河,必然有一个低的出口会流出来。

孔繁翔教授的说法和韩同林研究员的看法颇为相似。他说,人畜神奇死亡的原因目前只能是猜测,第一种可能是湖底有淤泥,或者是湖里遍布沼气和有毒气体。再就是存在暗流。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有实地考察后才能得出最终结论。

《第一财经日报》:中小企业板在第二次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名单中有10家企业榜上有名。中小企业板在进行股权分置改革时有哪些便利因素,同时又存在哪些需要面对的问题?

王连洲:目前股权分置改革正在迅猛推进,中小企业板因建立的时间短,不过一年多,且在这个期间市场变化也不太大;上市公司总体规模小,总共融资不到百亿元;涉及的流通股东有限。所以,中小企业板应该迅速融入主板股权分置改革的洪流中去。早解决早主动,早恢复平静,因此应该早作长远规划。

尚福林同志讲“开弓没有回头箭”,显示了证券监管层面落实“国九条”的决心和信心,也显示了对长期争论的有关流通股含权的认可。股权分置改革的成败关键不仅在于监管层面的决心和毅力,更重要的在于非流通股向流通股回吐利益多少即对价标准的市场接受程度。

在进行股权分置改革、恢复股市基本制度和原有功能的努力中,相信监管层面能够及时透明的传达给市场政策预期信号;非流通股股东也应该昂首高远,服从市场发展大局,以必要的对价回吐给流通股东应该回吐的利益,换回的是长期的流通权利。这是股市应有的功能和原则,是股市的基本制度,是全体股东以所持股份享有权利的公平和公正,也是市场健康和稳定发展的基础。同时流通股股东也应该面对股市的风险,只有市场各方共同参与才能做好股权分置改革。

《第一财经日报》:中小企业板的诞生在股权分置改革之前,不能全流通是它走向创业板的最大障碍之一。在本次股权分置改革中,中小板是否有可能走在主板的前面,率先实现新老划断?以全流通方式发行新股将给中小板带来哪些影响?

王连洲:中小企业板创立之初没有实现全流通,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但是好在时间过去不长,从分步走的策略来看,中小板现在实现全流通也为时不晚,并且深交所也在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小板的改革和创新,率先“新老划断”、发行全流通新股是完全有可能的。

中小板实现全流通,将使得市场回归价值投资,公司的股票值多少钱,投资者愿意拿多少钱出来,都将完全由市场决定。中小板试验田的作用也将充分发挥出来,市场机制将得到充分的体现和尊重。(蒋飞)

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陈昌华这位以研究投资为职业的一流分析师很少考虑自己的资产该如何投资。对于个人理财,陈昌华无奈地笑道:“我赚的钱基本都放在银行。一是没时间打理,二是我也不能买有利益关系的股票,所以基本不涉足股市。”

在《每日经济新闻》采访过的名人理财中,陈昌华可能是最厌恶风险的一位。

他对A股市场涨涨跌跌的高低起伏研究得太透了,也见多了股市一夜之间造就百万富翁或让人一贫如洗的事例。对他而言,所从事的工作已经是一项风险很高的“投资”。为了规避风险,他对自己资产的理想投资目标就是———不亏本。一年两年不亏本也许很容易,一直不亏本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香港的房子很贵,但房产在他的总资产中占了近一半。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他先后买卖过三套房产,一套比一套面积大,但都不是出于投资的目的,而是为了自住。因此房子对他而言,消费的意义大于投资。他第一次置业,正是房价的高峰时期。随后,房价起起伏伏,但他却能基本保持不亏微盈。

陈昌华第一次置业时,香港楼价就在不断上涨,之后由于金融危机,楼市一路狂跌。买楼投资的人近乎全军覆没。因此他得出一个结论,怕房价再涨而慌忙入市的做法是错误的,从自己的需求出发才合理。

陈昌华的金融资产大部分都存在银行里,组成完善的货币组合。美元、欧元、港元和人民币等都是他组合的一部分。因为近几年汇率波动剧烈,这样的组合可使总资产值保持平衡,不至于在不知不觉中资产缩水。

陈昌华不光是不买H股和红筹股,甚至连香港的蓝筹股也不沾。在这位股票分析师的眼中,蓝筹股的性价比还没达到他所要求的水平。至于海外市场的股票和基金,他也很少涉足,因为根本“不了解”。这大概又与他的工作有关。他的深切体会是,如果不到实地调查,你很难真正了解一家上市公司。

在养老规划方面,陈昌华也显得非常保守。香港雇员都会参与一项强积金计划,定期购买基金,作为养老保障。基金种类有很多,陈昌华却只会挑选其中债券型的一类,因为风险最低。

由于职业关系,陈昌华不能公开推荐某只个股或基金,但他对大势的判断仍然是许多投资者都想了解的。

陈昌华说:“在一片悲观情绪中,A股市场的投资价值正在显现。”很明显,尽管投资的情绪非常低迷,可对投资者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今大盘在千点左右,很多股票都处在非常便宜的价位,也许到了该入场的时候了。

该用什么标准选择个股呢?从宏观经济的角度看,陈昌华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将会放缓,周期性行业的盈利前景会弱于消费行业。但他也强调,周期性行业的股票大多数已经跌到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消费类个股尽管被看好,但股价又偏高,确实是比较难以选择。

难道投资者非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不可吗?陈昌华建议,个人投资者,最好选择一只好股票基金,而不是挑个股。他认为,A股市场资质差的上市公司比比皆是,单纯依靠个人的力量实在很难避免“踩地雷”,还是要相信专家的意见。毕竟有很多股票基金在过去几年都有不俗的表现。如果连基金都不善识别,那么干脆买指数基金。在市场稳步上涨时买指数基金最为经济,因为成本低,又能跟上大盘的涨幅。

谈到即将推出的权证,陈昌华的态度比较谨慎。尽管目前投资细则尚未出台,但根据香港现有的权证交易情况,这是一项风险远高于买卖股票的投资方式。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权证的风险远大于股票,而股票的风险又远大于基金。”

陈昌华: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中国研究部主管,主要负责对国内A股进行研究,也是香港投行业中长期跟踪内地股市的资深分析专家。2001年,陈昌华被《亚洲货币》评选为最佳中国分析师,2000年路透社中国香港地区的调研中,被选为名列第三的最佳中国经济学家/策略研究家。

陈昌华:A股市场最大的问题是绩差股占了绝大部分,高素质上市公司太少。个人投资者很难做出正确的选择。即使是好的公司,市盈率也不低。而一个值得投资的A股上市公司必须业绩非常好。A股市场不是没有这样的蓝筹股,但数量不多。

陈昌华:A股的监管条例已经比较完善和成熟,但是否能够贯彻和执行却是个问题。比如独立董事制度,制度本身没有问题,但是独立董事到底有多独立,却很难讲。

陈昌华:A股上市公司的业绩透明度不高。我要了解一家企业,就要去当地做调研。

陈昌华:权证交易在香港叫做窝轮,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了。在香港,个人投资者也会投资窝轮,不过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非常有经济实力的,专门请投资顾问为他们提供操作建议。窝轮的涨跌一是看正股的股价,另外还有投资期限。它能够放大正股涨跌的幅度,风险很高。

今年夏天,互联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刮起“芙蓉风”,一个名为“芙蓉姐姐”的普通女子以大量的个人照片和文字挑战大众忍耐力,一场偶像颠覆战役隆重上演,传统概念的偶像在这位女子的攻击下轰然倒塌,一场娱乐高潮在闲人们看热闹的嘴脸中旋风般来临。

各大网站一通疯炒,其他媒体相继报道,各色网友怀着不同居心一再吹捧,“芙蓉姐姐”成了一个最新的流行词汇。记者日前拨通了芙蓉姐姐的手机,接电话的却是一位不肯透露身份的男性,他告诉记者:“芙蓉最近很忙,她太火了,现在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但是就在这几天,我们会在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到时候你可以过来参加或者报道。”

芙蓉姐姐是一个游荡在清华校园的考研人。原名林可,网名“火冰可儿”,1977年7月19日生于陕西省某县,现任职于北京一家电子出版社,任图书编辑。参加过三次高考、三次研究生考试,北大是她的未圆之梦,清华是她的第二个未圆之梦。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