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园为大熊猫播放性教育影碟

2016-05-30 06:40:13 来源:佛山人才网

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也来自一些国际炒家,这些国际炒家惟一的目的是赚钱,并不关心一个国家的经济到底怎样。

林毅夫认为这些国际热钱一直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1997年之前是流到东亚经济,他们要求金融自由化,所以可以炒亚洲汇率;而后亚洲泡沫破掉了,造成了金融危机,热钱就跑到美国,又把互联网泡沫炒高了;互联网泡沫破了,他们就需要找下一个出口。”可是,国际上美国经济、日本经济、欧洲经济,一直都很疲软,“看来看去只有中国可能成为炒作的对象”。

中国成为国际炒家的目标,也是因为日本、美国对中国的政治压力。国际炒家的经验是,“以前的东亚各个经济体,只要美国对其施加压力,他们最后就会按美国压力行事。按照这种经验,炒家就肯定炒人民币。”

林认为,“只要政治压力消失,炒家就不会有很大积极性了”。原因是炒中国汇率与炒其他国家汇率不一样,中国基本上资本账户没有开放。这种状况导致炒人民币的交易费用非常高。

“去年下半年中国外汇储备增加1000亿美元,但今年第一季度就少多了,只增长了400多亿美元。4月份以后我相信会上升,因为美国政府给了中国更大的压力,”“如果我们屈服于政治压力,人民币升值5%是不够的,至少要升值30%,炒家才能挣到钱。而对美国政府来讲,增长5%对贸易逆差杯水车薪,它还会继续要求升值。”

林毅夫表示,他相信“要是人民币真升值30%,国际炒家马上就会炒人民币会贬值”。因为,“我们现在还有很多隐性负债,比如银行坏账,社保基金欠账,这些都是政府隐性赤字,将来都要政府承担。如果政府不能解决,就会造成通货膨胀,人民币就要贬值。”

林毅夫认为,既然外汇管理体制没有问题,汇率水平也合理,中国就不能做政治压力的替罪羊,不能上国际炒家的当。“当然,长期讲如果经济继续保持强劲增长20年,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国内金融问题、社保基金问题得到解决后,人民币就会上涨。上涨的机制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是有管理的浮动。”

一条街上有两家电影院,在市场不太景气的情况下,两家影院的老板都使出浑身解数争揽顾客。路南的影院推出了门票八折优惠,路北的影院接着就来了个五折大酬宾。对于顾客来说,同样情况下当然都愿意去花钱少的影院,于是,路北的影院生意兴隆,路南的影院门可罗雀。

路南影院的老板不甘坐以待毙,于是一赌气,干脆来了个“跳楼大甩卖”——门票打两折。按照当地消费水平和行业常规,影院门票五折以下已经毫无利润可言了,路南影院打两折的目的是为了把对手彻底挤垮,然后好再进行“价格垄断”,谁知他们刚刚把顾客拉过来,路北的影院接着就推出了门票一折优惠,并且每人另送一包瓜子。

大家都以为路北影院这时会恢复竞争之前的价格,但这个送瓜子的“赔本生意”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路北影院的老板买了奥迪轿车,房子也换成了高档别墅,一副发了大财的样子。原路南影院的老板对此百思不解,为了弄清真相,便通过朋友打探路北老板的经营秘诀。

在费了一番周折之后,他终于弄清了事情的真相。路北影院一元的票价要赔钱,送瓜子更是赔钱,但送的瓜子是老板从厂家订做的超咸型五香瓜子,看电影的人吃了瓜子后,必然会口渴,于是老板便派人不失时机地卖饮料,饮料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甜型饮料,结果顾客们越喝越渴,越渴越买,饮料和矿泉水的销量大增——放电影赔钱、送瓜子赔钱,但饮料却给老板带来了高额利润。

这家影院老板实际上是采用了“声东击西”的赚钱术。商海中有人赚钱赚在明处,有的人则像这位影院老板一样,采取了隐藏利润点、迂回赚钱的策略。利润点隐蔽得好,顾客认为你做得是“赔本生意”,他便会觉得自己花得钱值,从而也就会痛快地掏腰包。声东击西,闷声发财实际上蕴含着科学经商的大智慧。(宗学哲)

4日沪深股市走出了振荡下跌的走势。沪综指开盘1050.24点,最高1050.24点,最低1030.18点,收报1047.28点;下跌8.32点,跌幅0.79%,两市共成交89亿左右,比上个交易日略有萎缩。

4日消息面上,南京消息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7月1日在南京指出,股权分置问题作为资本市场的基础性制度问题,它的解决为市场参与各方提供了共赢的机会,必将对资本市场的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乃至对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上市公司要认真研究改革方案,充分考虑公众投资者的合理要求。证监会将陆续出台相关措施鼓励上市公司参与股权分置改革。详细内容:尚福林称股改方案要充分考虑公众股东合理要求

中海油昨日宣布,已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交通知书,要求对中海油并购优尼科公司提议展开审查。

正在美国与优尼科进行谈判的中海油谈判小组牵头人、中海油首席财务官杨华在声明中表示,中海油已经向优尼科表明全现金收购方案的确定性,在法规审批方面也有保障。一旦有机会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中海油有信心对该委员会关注的问题进行解答,以通过埃克森-佛罗里奥条款的审查。“我们会全力配合并期望这一正式审查能立即展开。”

杨华表示,通知书将使中海油有机会以公开透明的方式遵照美国法律法规要求行事,并就这一提议展开充分讨论。中海油方面相信,一旦中海油的商业意图及交易条款为各方所了解,最初的许多不实印象将会被纠正,所有的疑虑都会得到完美解决。

中海油的声明是对此前美国众议院通过两项不利于中海油竞购议案的直接回应。

6月30日,美国联邦众议院连续通过两项议案,试图继续向布什政府施加压力,以阻止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其中的一项议案为财政支出案的修正条款,具有法律约束力。另一项则不具约束力。不过,有关人士相信,两项条款最终都不会有实际的影响力。

当天午夜时分,众议院经过连夜激辩,通过新财政年度的拨款法案。来自密歇根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基尔派翠克(CarolynKilpatrick)就该法案提出的附加修正条款,也以333票比92票获得通过。修正案针对中海油收购只有短短一句话:财政部依照该法案获得的拨款不得用于推荐批准优尼科出售给中海油。

这个修正案看似简短,却足以将中海油逼到墙角。由于财政部对中海油收购案进行审查,必定要动用公帑,而只要动用公帑,即使结论是同意收购也不能上报给总统。因此,财政部实际上永远都无法作出有利于中海油的审查决定。

提出该修正案的基尔派翠克来自以制造业为主的底特律。她的发言人对记者表示,底特律有很多制造业的工作岗位都流失到了中国,而中海油收购案将导致更多美国人失业。此外,再加上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因此提出了这一修正案。

不过,负责中海油在美公关工作的博伟(Brunswick)公司则表示,他们对这一修正案并不特别担忧。博伟纽约总部的工作人员娄恩尼(JenifferLowney)对记者说,这一修正案还需要获得参议院批准才能生效,而且法案的生效日期是10月1日,她相信收购案在此之前已经尘埃落定。

基尔派翠克的发言人对此则说:“谁知道收购案在10月1日前能不能完成呢?”不过,她承认,目前尚未听到参院方面对此有任何动作。

此外,同一天,众议院还以398票对15票通过一项针对中海油的决议案。决议案称,如果中海油达成收购协议,布什总统应该立即启动对收购案的全面审查。不过,这一决定仅为不具法定约束力的决议案。

巧合的是,美国能源部在当天下午稍早宣布,在北京设立办公室,加强同中国在能源和核安全方面合作。能源部的声明提到,在包括能源安全和核安全在内的广泛议题上,“美中之间有建设性关系。”

在当天,能源部还同中国举行了第一次能源政策对话。中国方面率团前来的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张国宝对记者说,中美两国在能源方面的合作实际上已经有很多年,美中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有必要加强合作。他对中海油一案未多作评论,只强调此案纯属企业行为。

中海油要想在“市场解决一切”的美国并购成功,除了取决于美国方面的态度,国际油价的波动、自身现金流的稳定以及合并后的业务整合,都是对中海油智慧的考验。

“如果今后几年国际油价能维持在每桶30美元之上,那么中海油的财务情况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其斥资185亿美元并购优尼科的计划也不是在赌博。”一家跨国银行研究亚洲油气的分析师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石油业内,每一家公司在收购的时候,心中都有一把尺,就是对油价的长期看法,行业内称为正常油价,指的是在没有遇上突发事件时,油价中长期应处的水平。当进行收购时,这把尺就用来设定自己公司的底线。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童莉霞告诉记者:“油价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将维持高位,原因是上世纪80年代的低油价让很多产油国没有信心扩大产能,而当油价高企时,就算它们愿意扩大产能也需要时间。”

安邦咨询分析师贺军也表示:“油价还将长期处于高位,这对中海油来说是个有利因素。”

毕马威华振财务咨询合伙人陶匡淳告诉记者:“对于中海油来讲,近160亿美元的举债可以说是最大的财务风险。合并后,中海油能否拥有充足的现金流将是至关重要的。”

“从合并后中海油的财务情况来看,每桶30美元的油价,是一个很重要的平衡点。”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超过30美元,合并后的中海油将拥有不错的现金流。

该银行对中海油和优尼科财务研究结果表明:“按照2006年国际油价平均每桶35美元来计算,合并后的中海油明年将拥有8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这个结果显示,中海油将有足够的现金用于支付因举债而增加的利息成本。”

“显然,这是一笔算得清楚明白的商业交易,那些称中海油报价过高、并认为背后有中国政府支持、中海油对财务风险毫不在乎的说法显然是一种猜测。”这位分析师说。

但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穆迪日前都表示将中海油列入观察名单,这反映了它们对于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的谨慎考虑。

陶匡淳说:“国际评级机构的态度很重要,如果下调对中海油的评级,无论是贷款还是让投资者买它的债券,它都将付出更多的利息,从而增加财务成本。”

上海财经大学的干春晖教授对此也有些担心,他告诉记者,收购的钱是一次性付出的,但是产生的现金回报是逐渐收回的,关键是要说服借钱给你的银行。

“中国国有银行给予中海油的贷款可能会相对稳定,但是两家海外机构高盛和摩根提供的30亿美元过桥贷款是短期的,一旦收购完成,将转为商业贷款,如果评级机构对中海油的评级降低,银行将增加中海油的贷款利息,这将增加中海油的财务成本。”干春晖说。

相对于油价与资金风险,“合并后在业务上的整合对中海油的考验更迫切。”陶匡淳说,“收购有两个风险:一是债务风险,另一个是业务风险,好的业务整合可以帮助减少其债务风险。”陶匡淳提醒说,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收购海外大型企业并将其管理得非常理想的例子毕竟不多。“尽管有专业的中介机构帮助中国企业参与整个收购过程,但关键问题是并购之后如何去管理。”

用ChinaWhys公司PeterHumphrey话来讲,这些腐败分子的存在就像吸血鬼一样,如果不杜绝他们,企业最终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走向死亡

“提起大名鼎鼎的Bill,几乎无人不知,加上最近他的公司在海外成功上市,Bill更加成了人们心目中顶礼膜拜的创业英雄。不过,两年前,Bill的身份并非是这家公司的创业主,而是一家美资汽车零部件厂商的职业经理人,负责中国区所有的销售业务。

Bill被人们称作是“聪明”的中国人,他在那家美资企业呆了有10年的时间,在美国老板眼里,Bill始终是一位业务能力非常强、负责任的中国雇员。不过,遗憾的是,美国老板并不熟知“养虎为患”的中国文化,10年之后,中国市场上突然崛起的一家竞争对手正是Bill的公司。

在美国公司打工时,Bill也偷偷地在外面开了一家汽车零部件销售公司,不过由他的弟弟出面负责,自己只是幕后操纵。10年当中,Bill利用在跨国公司工作的便利,不断地将先进的管理、技术等方面的知识和经验输入到自己的小公司当中,并且一些客户也慢慢地被转移了出去,10年后Bill的公司已经可以跟他所在的这家跨国公司竞争了,而他最终也离开那家美资公司去专心打理自己的摊子……

近日,当风险管理咨询机构ChinaWhys的创始人PeterHumphrey在GBI主办的2005制造业绩效管理论坛上向与会者讲述这个虚拟的人物故事时,很多人马上便联想到自去年以来发生的几起跨国企业解雇中国区高管事件。

先是在去年4月份,网络设备制造商朗讯科技宣布解雇中国区的四名高管人员,其中包括了朗讯(中国)的最高长官董事长兼总裁戚道协、首席运营官关赫德、市场部主管以及一名财务经理。朗讯总部认为他们在企业运营中存在内部管理控制不力,违反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

6月份,花旗集团在中国的两位高级管理人士也被停职,花旗表示﹐这两人被解职是因为曾向公司和监管机构提供虚假信息。

2005年1月份,上海嘉娜宝总经理李一群突被解职并召回总部,称有不规范行为。

实际上,跨国企业内控机制的缺失,使得它们在中国的成长深以为苦。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许多跨国公司中国分支管理机构因此染上了腐败积习。

据说在宝洁公司内部,最广泛的腐败是“10%”法则,员工所做项目的回扣占总业务额的10%,另外一种则是宝洁员工或其直系亲属在供应商、代理商或客户的公司中拥有股权,腐败使宝洁每年在中国的直接损失不少于500万美元。2002年2月宝洁(中国)公司要求全国供应商严厉杜绝“赠送礼品、娱乐交际”及其他不符合公司商业政策规定的行为,并要求他们将员工此类行为告知中国总部,否则将终止与该供应商的合作。

在宝洁之前,联合利华也因为销售部门出现腐败行为而展开了大规模的清理行动,解雇了中国公司约250名销售人员。

跨国企业中的腐败行为大多出现在采购与销售环节,知情人士透露:“零售企业利润的50%以上都被采购偷走了。”该人士称,目前在零售企业,算下来平均一般只有几个百分点的毛利率。例如,跨国零售巨头沃尔玛税后利率是3%,其他一些零售企业的利润率更低至1个百分点以下,甚至亏损。“而在采购中如果采购人员收取回扣,按照不同的商品部门,通常会拿到供应商回款的2%~10%不等。相当于拿走零售企业一半以上的纯利。”

一位知名跨国零售企业的员工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该公司辞退一名采购主管后发现,因为回扣等行为,该员工在两年内至少给公司带来超过100万元的损失,但是并没有人去追究,原因是这根绳子上并非只有这一只蚂蚱,说白了,杜绝采购黑洞是整个系统的问题。

采购过程中类似的幕后交易,不仅使企业一部分利润被采购人员中饱私囊,另一个严重的后果是一些不太合格的甚至是假冒伪劣的商品进入卖场、超市,并在市场上蔓延开来。

用ChinaWhys公司PeterHumphrey话来讲,这些腐败分子的存在就像吸血鬼一样,如果不杜绝他们,企业最终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走向死亡。

在中国生活和工作长达30年的PeterHumphrey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在华的跨国公司,他认为,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后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跨国文化方面存在盲点。他说:“中国的文化决定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人们的思考方式和行为有着非常大的差距,这对于任何一家跨国公司要求它很快地融入到中国的文化中来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然而,这种差距恰好为一些人提供了牟取私利的机会,被一些不利于公司健康发展的人所控制和利用,最终导致跨国公司总部与中国分公司之间造成了一种隔阂。”

最典型的就是中国强调人际关系,跨国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就曾经为这些与西方文化完全不同的特质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记者了解,在华的外资企业一直以能聘用到像被花旗集团解雇的任克英这样神通广大的本地人士为荣,因为这些人士,它们才得以在变幻莫测的中国关系网中游刃有余。

然而,事实证明,在中国开展业务时对本地员工的行事方式缺乏了解或者故意视而不见将给跨国企业招来巨大的风险,这是件得不偿失的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