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

2018-07-17 16:06:26 来源:佛山人才网

据其身边人介绍,辜振甫逝世后,汪道涵表现出的沉痛不仅是对老友的哀悼,更是对历史的感慨,其生命最后时刻仍在牵念两岸关系。

上周二下午,也就是12月20日,汪老正在饶有兴致地阅读台湾最新动态,突然感到不适,旋即进入了急救状态。

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表示,汪老辞世时,海协会与海基会谈判停滞是最大的遗憾。

12月24日傍晚,平安夜,徐汇区宛平路11弄两侧的爬山虎苍绿依旧。自动铁栅门紧闭,不时有黑色轿车在门前停下,铁栅门缓缓拉开,轿车驶入。

隔壁20米,是上海庆余宾馆(老上海市委招待所)停车场。出口门亭处,50多岁的保安看着报纸。

“刚知道老市长去世了。”这名保安说,他没觉得特别突然,只是脑子里荡过一个印象:个儿不高的老市长从他站岗的门前慢慢走过。

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到老市长了。7个月前,他在电视上看到过一次,那是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5月2日访问上海时。“那次,电视上的老市长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很多。不如以前那样健壮。”

以前的每个夏天,保安几乎都会看到汪道涵。晚上八九点钟,老市长会迈着慢步从保安眼前走过。“那时候他穿着衬衫,肤色很好,比较白。给人感觉是个秀才。”

宛平路11弄住着很多老干部,经常有“大人物”从保安眼前经过。“很多人我都不认识,汪市长是我们的老市长,在任时候跟市民接触比较多,自然很熟。”保安说。

近一年多来,汪道涵因身体不适基本未现身公众场合,长期入住在上海瑞金医院调养。

汪老一位身边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辜振甫噩耗对汪老身心颇受打击。今年年初汪老被查出癌症,上半年时曾出现一次危殆情况。

另一位故友今年10月探望汪道涵时,汪还微笑着说,“我还有两个月。”未料一语成谶。

瑞金医院一位院领导告诉记者,汪老以前是有胰脏癌,不过去世原因主要还是年龄到了,算是寿终正寝。

“他走得很安详。”其身边一位人士说,汪老的病危过程非常短,对老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件幸运的事。

汪道涵的家中,至今存放着一盘盘辜振甫从台湾寄来的录影带。身边人士介绍,今年1月3日以后,汪老时常会翻出影带,欣赏昔日老友的京剧表演。

1991年12月,海协会成立,76岁的汪道涵出任会长,从此站上两岸对话第一线。

1993年4月27日,在海协的积极倡议和大力推动下,经过海峡两岸的共同努力,备受瞩目的第一次“汪辜会谈”在新加坡正式举行。

这是海峡两岸授权的民间机构最高负责人之间的首次会晤。此前,两岸通过海协与海基会已达成“九二共识”,被视为两会对话与谈判的基础。

“汪辜会谈”被定位为“民间性、经济性、事务性与功能性”,是两岸落实“九二共识”的重要成果。会议达成了《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4项协议。

尽管首次“汪辜会谈”只局限于民间性、经济性、事务性和功能性的范围,但其本身具有浓厚的象征意义,毕竟这是1949年以来,海峡两岸授权的民间机构最高负责人之间的首次会晤,也是两岸高层人士40多年后的首次接触、商谈。

1998年10月14日至19日,辜振甫应邀率海基会代表团访问上海、北京。在上海,汪道涵与辜振甫再度聚首,除两岸政治对话外,也有温馨的家庭式茶叙。

会谈中,汪辜两老均身着深色西服,显得清癯健朗,一边悠闲品茗,一边亲切交谈。而两位夫人当天的着装也格外醒目:汪夫人是宝石蓝套裙,辜夫人则是一袭大红旗袍,她们在茶几旁轻声地细话家常。

故此,每隔一段日子,汪道涵就能收到来自台湾的辜振甫自拍自唱的录影带。虽遥距千里,两人仍能“神色俱全”地交流国粹。

在此之前,有关汪道涵病危的消息屡屡传出。一位于今年春天探视过汪老的人士介绍,由于胃部疾病,汪老当时只能吃干的食物,不能吃流食。但精神尚好。

5月2日上午,久未公开露面的汪老经医生“特许”,赶到上海锦江小礼堂,会见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

这一天,连战给他带了一份特别的礼物———辜振甫的亲笔画作。画作的内容是观音山远景,这是辜老生前承诺要送给汪道涵的礼物。

早在1993年首次“汪辜会谈”时,汪道涵看到由辜振甫画作印成的明信片,非常喜爱,辜答应要送一幅亲笔画,履诺已是12年之后。

6天之后,汪道涵又出现在上海虹桥迎宾馆二号楼。这一天,他身着白色衬衫和深色西服,还整齐地系着深色花纹领带,准备迎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一行。

几分钟过去了,陪同汪老进入会客室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想扶一下,汪老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

当天的拜会气氛融洽,汪、楚两人娓娓道来,如数家珍,汪老更是一直躬身亲近。

原先设定的十分钟会谈时间,后来延长了一倍,在工作人员提醒下才得以结束。

据当地媒体报道,连宋相继访问大陆后,台湾花卉成了上海热销商品,其中以玫瑰和汪道涵经常购买的蝴蝶兰人气最高。

美国学者罗伯特·劳伦斯·库恩撰写的《江泽民传》,通过采访汪道涵本人还原了几个精彩的历史瞬间。

1949年9月,刚刚担任华东工业部部长不久的汪道涵,去下属的上海益民食品一厂视察时,认识了一位年轻人———江泽民。

“此后,我们就越来越熟悉,江泽民成了我家的常客,我和妻子把他当小弟弟看待。”汪道涵对《江泽民传》的作者库恩说。

在以后的日子中,汪道涵和江泽民保持着密切的交往,汪被江称之为“终身的良师。”

1951年,汪道涵把江泽民调到中国制皂厂,年仅25岁的江泽民被任命为副厂长。

1953年年初,汪道涵被提升为北京新成立的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当时中国正采用苏联体制,该部被要求制定更高的生产指标,建立新的企业并组织研发工作。

“非常和善,没有架子,给人感觉很亲切。”该部原机械研究院院长华国柱告诉《新京报》记者,汪脸上通常的表情就是微笑。

1957年中央制定完第一个五年计划后,派团去莫斯科听取苏联专家对规划的意见时,华国柱成了汪道涵的助手和翻译,一起工作了二三周时间。

此时,汪道涵的使命是,为制造重型机械和电气设备集中最好的技术力量。汪努力给这项全国性的工作寻找最优秀的人才,他再次想到了江泽民,把他调到了该部设在上海的第二设计分局,并让他担任了一个新成立的电力设备部门的主管。

在十多年的动荡岁月中,汪道涵和江泽民两个家庭始终保持着联系,互相照应。在汪道涵被迫害得家人离散时,在上海的江泽民妻子王冶平,冒着风险收留了汪道涵的女儿。

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汪道涵恢复平常人的宁静生活,江泽民经常去看还在谪居的汪道涵,这在当时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1985年,汪道涵的上海市长任期届满。在中央物色接班人时,汪道涵推荐了江泽民。

“副总理万里来征求我的意见,他提出好几个极有竞争力的人选,我推荐了江。”汪道涵对库恩说。

1989年江泽民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已经退休的汪道涵赠给他一幅林则徐的名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

汪在接受库恩采访时说,“我也感到担心,因为江没有在中央最高层工作的任何经验,而在那里存在很多复杂情况,有很多矛盾,有时会令人沮丧。我用林则徐这幅对联告诉江泽民,他不应该因为个人原因而放弃这个机会。不管前面是什么,他都应当接受这个重大挑战。”

1995年1月30日,身为海协会会长的汪道涵陪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迎新茶话会上。

江泽民就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问题,发表了著名的八项主张。

俄罗斯总统普京爱好体育,特别是对柔道“一往情深”。圣诞节前夕,普京专程参观圣彼得堡的一所体育学校。在这里,他和好朋友、日本前奥运会柔道冠军山下泰裕一起给学生们上课。身为柔道高手的普京还亲自上场,与学生们过招、切磋,俄罗斯的电视台向国内民众播出了这些精彩片断。

综合美联社、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24日,普京来到圣彼得堡的一所体育学校,他此行主要是为看望老朋友、日本柔道界传奇人物山下泰裕,并观摩山下的柔道课程。

山下泰裕是前奥运会柔道冠军,曾经被誉为柔道界的“盖世之王”。在1977年至1985年的9年时间里,山下泰裕所向无敌,连续取得203场比赛的胜利,9次蝉联全国冠军,3次荣获世界冠军,他还获得日本最高荣誉奖“国民荣誉奖”。

功成名就之后,山下泰裕宣布退役,成为柔道教练并在日本东海大学担任体育教练。普京和山下已经是老朋友了,因为都热爱柔道,两人关系颇为不错。2005年11月,普京访问日本时再次遇见山下,并邀请山下来俄罗斯访问和指导柔道课程。

有意思的是,此次到体育学校看望过老友之后,普京兴致十足,还和山下泰裕一起给学生们上课,并亲自“披挂上场”给学生们做示范。

普京特意换上了白色的柔道服装,赤着脚和学生们在柔道垫上切磋技艺。他展示了自己的拿手动作,还帮助学生们练习不同的柔道招式。对这些学生们来说,能在圣诞节前得到总统的亲自指导,一定颇为开心,俄罗斯的电视台也向全国民众播出了普京大展柔道才艺的镜头。

新华网中山12月26日电(记者张愈升、徐清扬、吴俊)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檀岛西餐厅25日晚发生火灾,造成26人死亡,11人受伤。

经有关部门初步调查发现,坦洲镇檀岛西餐厅在内部非法经营酒吧,导致发生严重火灾。截至发稿时止,火灾已造成26人死亡,另有11人受伤。

记者在火灾现场看到,酒吧内部设施已被烧得面目全非,里面空间狭窄,走道和楼梯到处是逃生人员扔下的衣物,房间里没有通风、防毒面具等消防设施,只有一个很小的门进出,也没有逃生指南标识。据记者了解,当时酒吧内有100多人,死亡人员大部分是酒吧的消费者,伤员主要是进去参与抢救的人员。

据了解,檀岛西餐厅经营者缺乏消防安全意识,无证经营,餐厅面积本来不大,经营者竟又加建了夹层,致使现场十分拥挤,火灾发生后无处逃生,导致伤亡惨重。

12月25日13:00左右,记者一行赶到现场,事故发生地位于鄂尔多斯杭锦旗吉日嘎朗图镇黄河浮桥南两公里处。这里是一条通往集镇的乡村道路,由于冬季黄河水蔓延,这里整个的葵花地一片汪洋,像个巨大的溜冰场。掉进客车的这个冰窟窿深约九米,是黄河水冲积漩下的一个大水坑,在事发现场包头市专业打捞队和包钢打捞人员紧张地忙碌着。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