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山

2018-07-17 15:51:58 来源:佛山人才网

2001年,杜美如才第一次回到上海。此次陪同蒯先生来到合肥探亲,是杜女士第一次来安徽。

现年77岁的杜美如着装端庄秀丽,神采奕奕,看上去只有50多岁的样子。见到记者在为她拍照,她立刻幽默地说:“你们要为我拍得好看些啊!”

与性格开朗的杜女士相比,蒯先生要含蓄很多。飞行员出身的蒯先生看上去依然腰板笔挺,极富军人的威严。

在与杜女士的攀谈中,其父杜月笙是聊得最多的话题。谈到对杜月笙的评价,杜美如说:“不管人们怎么看我父亲,但有一条,他始终是爱国的,没有背叛国家,没有像他的结拜兄弟张啸林那样当汉奸。”

杜月笙对他的儿女寄予很大的希望,但是,他一辈子在混世界、打天下的痛苦经历使他不愿他的任何一个子女走他的老路。杜美如回忆,杜月笙对儿女管教很严。尽管应酬很多,没有多少时间和儿女呆在一起,但杜月笙总时时督促鼓励儿女多读书。

杜月笙在上海腰缠万贯,在香港时疾病缠身,日常生活还要靠朋友接济,1951年去世。杜月笙病情渐重时,周恩来总理托人捎话,请他回大陆。但后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杜美如清楚地记得,杜月笙当时准备回上海定居,托《新闻报》总编钱永铭给毛主席写回信。信写好后这位喝醉酒的朋友却装错了信封,把给毛主席的信错装到给蒋介石的信封里了。就这样,共产党没有看到杜月笙的回信,而蒋介石看到杜月笙有回归上海之意后很生气,这件事情留下了千古遗恨,回大陆成了杜月笙未了的心愿。

杜月笙去世后,家人把他的灵柩运到台湾。原以为很快就能安葬于大陆,所以一直没有下葬,但后来回故乡越来越难,就葬在了台湾基隆。转眼已是50来年,把父母安葬于故乡浦东,是杜女士的一大心愿。

在约旦开中餐馆,这个想法还是约旦国王侯赛因提出来的。约旦国王侯赛因的家族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蒯松茂夫妇就和他们交上了朋友。有一天,侯赛因国王在与蒯松茂闲聊时说,世界上很多国家首都都有中华餐馆,中国菜真好吃,安曼(约旦首都)为什么没有?蒯先生听了心里一动。

1976年3月,蒯松茂奉调回台湾,尽管台湾当局准备提升他,但是,蒯松茂还是提出了退役申请。为了筹足到约旦开中华餐馆的经费,蒯松茂一次性提取了全部养老金。

1979年,当蒯松茂夫妇在安曼开办的第一家中华餐馆开张时,五星红旗已经取代青天白日旗飘扬在约旦,侯赛因家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约旦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成了中华餐馆的常客。

杜美如与她的丈夫既当老板又当杂工,既当厨师又当跑堂。中华餐馆始终高朋满座,如今还在阿联酋开了分店。

“从一个飞行员转变成一个生意人,你有什么体会?”记者询问蒯先生。“当飞行员,责任太大,没有自己长远的计划;而当餐馆的老板,没有多少压力,什么事都可以自己做主。两种职业各有各的特点。”蒯先生显然对自己现在从事的工作乐此不疲。

在参观合肥的过程中,杜美如夫妇不住地发出这样的感叹:“现在发展真是快啊!国家还是独立了好,没有外国人的欺凌,可以挺直腰杆做事了!”

“现在中国人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可国家不统一就让人遗憾。”说到这里,杜美如话题一转:“我平生最恨李登辉啦!现在尽管陈水扁搞‘台独’,可根子还是出在李登辉。”在参观李鸿章故居时,尤其是导游解说《马关条约》的时候,杜美如略带调侃地说:“他们签约,我们毁约。”语气里掩饰不住讽刺和愤怒。

杜美如还谈起50多年前一桩“典故”:1947年,蒋介石夫妇请孔祥熙夫妇和杜月笙夫妇到南京家中小聚,请来一名神父“看风水”。那人看后说:“你们在这里呆不长啊。”蒋介石听后怒气冲冲:“我们刚从重庆回来,怎么就呆不长啦?!”说完拂袖而去。“那神父还接着说:‘今后你们会在一个岛上过很多年,然后,岛边的水里会出现一只大乌龟,还扛着白旗。’这不就是指陈水扁吗?”

说到这里,蒯松茂插话说:“如果真要分派别的话,我们俩属于统派,绝对的统派!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早日统一,统一对中华民族有利啊!”

叶落归根。杜美如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不止一次说过回大陆定居的打算。所以,尽管在约旦呆了几十年,杜美如一直都没有买房子,而是租房子住。

“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这么多年来,我可以说是朝思暮想,常常在睡梦中想到上海。但是,平心而论,20世纪70年代以前,我们杜家的人怎么敢回来?祖国大陆改革开放以后,我和先生早就想回来看看了,但忙于打理中华餐馆,孩子又小,一直走不开。如今,两个儿子都长大成人在美国定居,自己已经年近八旬,再不回来怎么行呢?我曾经打算在上海买一套房子,然后把约旦、阿联酋的中华餐馆盘掉。”说起回来定居的事,杜美如一脸的憧憬。

昨天的参观经过环城路时,满目的葱郁让杜女士很快慰,她说:“这里有树有水,环境很好,感觉像美国的西雅图。”“那么,合肥有没有可能成为你们回来定居的地方呢?”记者问。杜女士不假思索地回答:“合肥比我想象得好,绿化很美,交通也很方便。以前,只想在上海或北京买房子,现在,合肥也是我的选择之一!”(记者王宗媛)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10月24日表示,中国将会继续推行全方位的外交,为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10月24日,国务委员唐家璇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与联合国研讨会。唐家璇在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将会继续推行全方位的外交,为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唐家璇表示,在今年年底之前,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外交行为,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将出访欧洲等国,并参加国际会议。(秦继泽)

本报记者李玉波“防疫部门已经对周围三公里的禽类进行了捕杀。”10月22日,记者来到禽流感疫情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巴彦镇。该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当地禽流感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10月19日,经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确诊,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巴彦镇滕家营子一珍禽养殖场发生H5N1禽流感疫情。此次疫情共造成2600羽禽只死亡。

当日,记者向巴彦镇一名村民打听通往腾家营的路,村民告诉记者,“村子里闹疫情,通往村子的路口设了卡。”

藤家营紧靠路边,记者看到,通往村子里惟一一条大路口已经设立了防控动物疫情消毒检查卡,小路口则用土堆堵住了路口,并拉起了警戒线。村口搭了一个帐篷,防控人员告诉记者,村里每天24小时防控,过往的村民都要进行消毒,进入村子的外来人员都要登记和消毒。

防控人员没有戴口罩,村子也显得很平静,不时有村民出入,外来的摩托车也可以进入村子里。村口有几家饭馆还在营业,经营者告诉记者,村子里闹疫情,这几天生意不太好做。“对生活影响不大,政府免费发放了消毒用品,只是比以前更注意讲卫生了。”巴彦镇农民刘丽告诉记者。

当地疫情最早出现在10月13日,养殖场内上千只禽类突然死亡,原因不明。养殖场于当晚20时向赛罕区动物疫病防控中心报告了疫情,防控中心又连夜将采集到的病料送往内蒙古自治区兽医站检验。10月14日17时40分,化验诊断结果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防疫人员介绍,今年7月18日曾对养殖场内的禽类进行禽流感免疫注射,场内发病的可能性不大,“但在养殖场院内有一水塘,经常有候鸟路过栖息,这个水塘珍禽也用,因此怀疑疫情与此有关。”

滕家营禽流感疫情发生后,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呼和浩特市紧急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力量全力扑灭疫点疫情,并在全市范围内对禽类进行强制免疫。

呼和浩特市成立了以市长汤爱军任总指挥的现场疫情扑灭指挥部,划定滕家营为疫点,周围3公里内为疫区,5公里范围内为缓冲区,发布封锁令,从10月14日19时起,疫点疫区实行强制封锁。14日晚连夜对滕家营近万只禽类进行全部捕杀,并进行无害化处理;对滕家营的住户及3公里疫区内养殖圈舍、道路等进行全部强制消毒。15日晚,又对3公里疫区内7~8万只禽类进行全部扑杀和无害化处理。

10月22日,记者在呼和浩特市的几大超市走访,市民都知道“禽流感的事情”,但对此并不担心,“只是不敢再吃鸡肉制品了。”在华联超市内,出售鸡肉的点必须出示出县境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售货员告诉记者,“现在卖的都是来自辽宁、北京等非疫区的鸡肉制品,防疫部门一天来两次检查”。记者注意到,已经有一家出售鸡肉的柜台改卖了鱼类制品。

在新城区的一家农贸市场,过去卖活鸡的摊点已经不再经营,隔壁的摊主说,“出现了疫情,活鸡根本不让卖。”

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一名官员表示,除了派出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对疫区进行彻底消毒外,还派出了卫生监督人员来监督防疫人员的工作。“务必做到不留死角”,他说,“目前没有发现新的疫点。”本报呼和浩特10月23日电

本报呼和浩特10月23日电(记者李玉波)疫情发生后,呼和浩特市卫生部门同时开展流行病学调查。经查,巴彦镇滕家营出现病、死禽的养殖户1家,密切接触者两人;穿防护服参与调查、捕杀、运输、焚烧处理病死禽的工作人员21人;疫区内未发现病死禽的养殖户两家,接触人员22人。

为防止疫情向人传播,卫生部门对两名病禽养殖人员和参加扑杀病、死禽类的21名工作人员实行了医学观察措施,并进行了流感疫苗接种和预防性服药。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两级疾控机构配合自治区疾控中心采集密切接触者血样12份进行病原学检测。

目前,呼和浩特市医疗机构已做好人禽流感疫情的应急准备工作,并指定了专门医院,一旦发生人禽流感病例,可以进行紧急医疗救治。

按照卫生部关于《人禽流感疫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呼和浩特市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密切关注,如发现有人禽流感样症状的病人或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详细追问流行病学史,如有与病鸡、鸭等禽类接触史,应立即隔离治疗,并向属地疾控机构报告,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继续对密切接触者、禽类养殖人员、防疫人员等高危人群进行流感疫苗接种和预防性投药。

有关部门先后调拔消毒药品10吨,对疫区内住户、道路、环境进行全面消毒。自治区防疫高致病性禽流感指挥部办公室紧急航空调运下拨流感疫苗140万份,用于受威胁区的紧急免疫和全市所有禽类的强制免疫。自治区和市级农牧部门联合成立了3个流行病学调查组,开始调查采样,对受威胁区及周边所有村禽类,按照病原学监测1%抽样,加强免疫15天后,按3%抽样进行血清学方法检测。

“截至目前,没有人与人之间禽流感疫情发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一位人士说。

新华网合肥10月24日电(记者李柯勇周立民)张洪钧,安徽省阜阳市物价局原局长。他向记者诉说了因调查并制止教育乱收费遭到阻挠,价格检查权被上收,公用经费被停拨,不堪忍受巨大压力而辞职的情况。

此事源起于一个教育收费项目。2002年以来,安徽在全省建设中小学多媒体网络电脑教室,基本模式是企业带资建设、学校按期对学生收费还贷。阜阳148所学校参与其中。省教育厅、物价局限定,每名学生每学期最多收50元,累计收费不得超过6个学期。

去年底,阜阳市物价局调查发现,有的学校已收回投资,却还在向学生收费,如界首市5所学校就超收140万余元。今年初,物价局发出通知,要求22所已超收学校停止收费,另外35所降低收费标准。

已辞职在家的张洪钧接受采访时说,物价局制止教育乱收费不仅没得到支持、理解,反而招来一系列的指责。市教育局以部分学校校长、教师要上访为由,要求市政府出面干预。

随后,市政府指定教育局、物价局、财政局、法制办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此事重新调查核实。“联合调查组3月下旬成立,半年了,还没有形成一份正式报告。”张洪钧9月告诉记者,“联合调查其实是个‘潜规则’,他指个兔子让你追,并不是真要这只兔子,而是想把你支走,把事拖过去。”

4月初,张洪钧向市领导提出辞职,理由是“外部工作环境恶劣”。市领导虽多次劝留,他还是在物价局全体职工大会上表达了这一想法。“不久又发生了两件怪事。”他说,正是这两件事导致了他的辞职--

一是市领导上收了物价局的价格检查权,要求“今后物价局开展任何检查,都必须先报市政府批准”。“最后弄得有些事很荒谬,”他说,“连有人举报某电话亭多收一块钱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必须事先书面报告市领导才能去检查。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7月我离开物价局。”

二是省物价局补助市物价局的30万元经费被财政部门长期扣留。半年里,市物价局向上打了6次报告,最后只得到一个巴掌大的纸条:“由于市直财力紧张,此项经费暂缓解决。”到7月上旬,物价局财务账户仅剩下0.21元。经费严重短缺,物价局连正常办公都难以维持。因连续欠缴水电费,上半年多次被停水停电;电信局甚至送来了“诉前通知”。

“一停电,有的同志只好把电脑搬到家里去加班。”张洪钧说,“我从窗口看见他们提着水瓶,到街上去买水喝,心里非常难受。那时我就下了决心,要彻底离开这里。”

为核查这些事实,记者与阜阳市领导和有关部门进行了广泛接触。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杜长平说,物价局的做法打乱了全盘收费计划。全省这个项目都是按50元收费的,而市物价局却让有的学校收40元,有的30元,还有收5元的,标准不一,不便执行。物价局擅自调整收费标准,造成一批学校欠款,不能正常运转,不能按期完成还款任务。

记者拿到了安徽省教育厅、物价局对这一项目的联合发文,其中明确,50元是最高限额。市物价局行费科科长刘桂雪说:“各学校可以因地制宜。如果少收一些也能收够,为什么还让学生交冤枉钱?”

刘桂雪解释,之所以降低部分学校的收费标准,主要分两种情况:一是有的学校还贷只差一个尾数,按现有学生人数测算,如仍按每生50元的标准收费,也将超收。二是3个国家级贫困县的部分学校,去年作为省里的试点,在信息技术教育方面重复收费,每个学生每学期要交近百元,负担太重了。今年省里也作出了规定,两项合一,不得重复收费。

教育方面提出异议后,物价局对各学校多媒体项目进行了复核,结果发现了五花八门的怪现象:有的学校当初为了争取项目,虚报了学生人数,有的甚至虚报了近一倍,结果造成难以收回投资;有的学校则少报了学生人数,目的是想被批准多收几个学期的钱;按规定,学校必须保证学生每周两课时上机,否则不得收费,各学校实际很少做到,设备闲置;学校截留资金的现象相当普遍,截至去年底,阜阳7县市区共计650多万元应上缴资金沉淀在学校,有的学校甚至将收来的钱违规花掉了。

阜阳市教育乱收费情况究竟如何?接受采访时,杜长平称,近几年来,市政府高度重视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取得了明显成绩,受到省教育厅肯定。

市物价局去年底给市政府的一份报告却显示,去年该市一次涉农价格和收费检查,仅32个单位就查出违法违规金额1150.28万元,其中教育系统1004.74万元,占总额的87.35%;在去年教育收费专项检查中,检查教育业务主管部门8个、中学9所、乡镇教办室16个,查出违法违规金额1000多万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张洪钧说,不合理的高中择校费标准至今仍在阜阳执行,是当地教育乱收费的另一表现。2003年11月,市政府以常务会议纪要形式,确定了当年该市高中择校费标准:省示范高中每生每学期收2300元,市示范高中1600元,一般高中800元,“实行择校费和学费两费合一收取”“不再收取学费”。

张洪钧认为,国务院办公厅2003年6月曾明文规定,高中择校费标准由省级人民政府制定。阜阳市自定标准,属于“越权”。

对此,市教育局长耿玲说,安徽省2003年已下文,将高中“借读费”标准制定权下放给各地市,因此阜阳有权自定高中“择校费”标准。

记者向安徽省物价局核实时,省物价局收费管理处副处长程象毕却说,省里从未将“择校费”标准制定权下放。

“择校费”和“借读费”相等吗?耿玲接受采访时曾承认两者不同,最大的差别是择校生在本校有学籍,而借读生没有。记者又向教育部基础司高中处咨询,得到明确答复:两者含义完全不同。

责编: